• 2009-07-17【法奥】巴黎一夜 (未完) - [废图囧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aiyojiyuki-logs/42496573.html

    法奧----巴黎一夜

     

      早上醒來的時候,理所當然地身邊的傢夥已經不在了。

    儘管覺得晨之愛也挺不錯的,不過若愛一發的對象只是右手好兄弟的話,未免有些過於悲慘。法蘭西斯想到這裡不由得笑了出來,鏡子裏映著的碧藍雙眼中充滿了愉悅。

    他邊哼著小調邊仔細地修整了一下鬍子,讓其看起來更具有觀賞性——鬍子即是藝術,法蘭西斯一直如此堅信著。之後再把柔軟的金髮用髪帶簡單地紮起來,兩邊垂下來的部份也梳理的順滑整齊,法蘭西斯又仔細審視了一遍鏡子裏的自己,終於滿意地離開了洗漱間。

      昨晚根據預定去看了歌劇,中間休息時分在走廊上,好巧不巧地遇到了隔壁的那位小少爺。

      雖然對方立刻就露出一副『不好!碰到討厭的人了』的臉,不過法蘭西斯覺得自己當時的表情應該也沒多驚喜,彼此彼此的話那種小事是男人就不應計較了。接下來的發展就一如他們每次碰巧遇到那樣,小少爺皺著眉瞥了他一眼,他回了一個紳士的微笑,小少爺皺著眉頭又瞥了他一眼,法蘭西斯覺得自己可以打電話去熟悉的酒店訂房間了。

      那酒店就在離歌劇院不遠的地方,儘管價格不菲不過法蘭西斯相當喜歡他家那個直接把鑰匙送到客人手上的服務。之後一切順利,他偷偷把房間鑰匙滑入小少爺口袋的時候,後者連看都沒看他一眼,徑直向自己的包間走去。法蘭西斯眺望著他的背影,露出了有些好色的笑容。

    這位奧地利少爺既彆扭又死頑固,是法蘭西斯認識的人中,少爺脾氣最大的。至於優點嘛,要說是臉蛋漂亮,可摘了眼鏡最多稱得上清秀。但是法蘭西斯認為和人接觸一定要先找到對方的閃光點,沒有閃光點也要自己腦補一個出來,所以就算是那個總和他作對的羅德裡赫·埃德爾斯坦,也有讓法蘭西斯欣賞的部份。

      比如他脫衣服一定先從褲子開始脫。

      法蘭西斯非常喜歡他這個習慣,發自內心的。尤其在這種他背靠著床頭,手裡捏著酒杯,裏面的香檳上尤浮著一層甜美泡沫的時候。而羅德裡赫此刻就站在他面前的地毯上,手腳俐落地脫著褲子。法蘭西斯有些蕩漾地凝視著他白皙的大腿和臀部,還沒來得及說『啊內褲讓我來』,就看那微薄的布料已經滑下了腳踝。他略帶著遺憾地歎氣,羅德裡赫不解地瞅了他一眼,接著開始脫上半身。

      「襯衫就穿著吧。」法蘭西斯提議道。

      「不行,我明天早上還要穿這件回家的。」羅德裡赫邊拒絕著邊迅速地將脫下的襯衫工整地疊起放在椅子上。

      「別這麼快就想到明天早上嘛。」法蘭西斯直起腰,拉住羅德裡赫的手腕,後者順勢倒在了他的身上。法蘭西斯看著對方紫色瞳孔裏自己的倒影越來越大,最後他閉上了眼睛,兩個人交換著淺淺地親吻,反復的嘴唇摩擦著,舌尖遊戲般地互相逗弄著一次又一次,接觸的時間越來越長。吞不下去的唾液順著下巴滑到了脖子上,羅德裡赫的呼吸急促起來,法蘭西斯也覺得自己的大腦仿佛要麻痹一樣,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快感。

      即使是一夜情的對象也要懷著對待戀人的心情去擁抱,這一直是法蘭西斯的原則。不過他並不會去強求對方也這麼做,所以第一次和羅德裡赫在床上的時候,他特意問了一句可以接吻嗎?

      「爲什麽不行?」羅德裡赫反問道。

      「這個嘛,不是有這種說法麼,嘴唇要留給真正喜歡的人什麽的。」

      羅德裡赫凝視了他好一會,法蘭西斯都差點以為自己臉上是不是粘了什麽不該有的東西正打算伸手摸的時候,他終於開口了。

      「我覺得沒有親吻的性愛和野獸的交媾沒什麽區別。」

    「這不是很不錯麼,那小少爺。」後來法蘭西斯和安東尼奧談起來的時候,語氣中還帶著明顯地欣賞,「意外地和哥哥我的波長很合喲,我說你怎麼就不能學學他那樣,你們不是結婚過很久嗎?」

    「夫婦不需要一樣啦,能互補就可以噠。」安東尼奧愛憐又深情的望著手裡的西紅柿,輕柔地拂去紅色果實上面的泥土。

    「這麼有總結性的話不像是你能說出來的啊。」

    「別小看俺哇!雖然這句的確是羅德裡赫說的。當時他不肯吃西紅柿哇,俺說做俺的媳婦怎麼能不喜歡吃西紅柿呢,然後他就說了這句,俺記得可清楚啦,跟西紅柿有關的俺從來不會忘噠!」

    「親愛的你告訴哥哥除了西紅柿以外你還記得什麽?」

    「還記得贍養費,俺到底付到什麽時候才是個頭?」安東尼奧深深地嘆了口氣繼續擦起了西紅柿,法蘭西斯憐憫地望了他一眼。

    因為身邊有這麼個前車之鑒,所以法蘭西斯很滿足和羅德裡赫這種露水情緣的關係——幾個月甚至一年才付一次酒店的費用總比月月贍養費入戶頭好太多了。

    從洗漱間出來後法蘭西斯覺得自己似乎踢到了什麽,他低下頭看見銀色的金屬在地毯上滾了一圈,最後因為撞到了沙發腳而倒在了地毯上。

    法蘭西斯將其撿了起來,看清楚是什麽之後他的心情更加愉快了。

    在櫃檯退了房之後,原打算就這麼直接回家了,然而卻在大廳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怎麼在這裏?”法蘭西斯走到羅德里赫的對面,拉開椅子坐了下來。木制的小圓桌上面放著咖啡還有草莓已經被吃掉的蛋糕。

    “本來打算就這麼回去的,但是突然想起來還沒跟您打招呼。”羅德里赫說著抬起了頭,法蘭西斯盯著他眉間的皺痕,說起來很久沒見他笑過了,雖然關係不是很好但法蘭西斯也算是看著羅德里赫長大的。

    “你小時候還管我叫法國哥哥呢。”法蘭西斯挥手招來服務生,也給自己添了一杯咖啡。

    “您沒頭沒腦地說什麼呢?”

    “已經不記得了吧?”

    “噯,我麼,小時候不是見誰都叫哥哥的?”面前這少爺明顯在睜眼說瞎話,法蘭西斯只是笑了笑也不反駁他。

    分享到:

    评论

  • 给,给我写呀![颤抖
  • 小時候見誰都叫哥哥!!!
    小羅德您都叫過誰哥哥哇~~~~~~~~~~
    PS:林姑娘GJ!!!一定要繼續下去!TUT
  • 这好棒!
    被闪光点、安东尼奥和叫哥哥萌到了……
    戳勃太,不许坑了,快继续填!T3T